史上最低價A股開板!N筆10萬級大單撬板博傻,集郵式買單盤中閃現

時間:2019年06月19日 13:40:12 中財網
[第01頁] [第02頁] >>下一頁
  導讀:
  史上最低價A股開板!N筆10萬級大單撬板博傻,集郵式買單盤中閃現
  退市海潤續刷A股最低股價記錄 盤中打開跌停成交超5400萬


  史上最低價A股開板!N筆10萬級大單撬板博傻,集郵式買單盤中閃現
  A股史上價格最低的股票,今天盤中開板。

  1、史上最低價A股盤中開板
  在連續20個跌停后,A股史上價格最低的退市海潤(600401.SH)今日盤中打開跌停,隨后繼續跌停至0.14元,繼續刷新A股市場最低價格紀錄。盤中成交量急劇放大。

  退市海潤5月27日起進入30個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。如不考慮全天停牌因素,預計其在A股市場最后交易日期為 2019年7月8日,過后公司股票將會被摘牌。

  在6月18日之前,退市海潤每天成交都比較清淡,成交額最高的交易日是6月14日,為993萬元。其次是6月18日,為513萬元。

  結合龍虎榜的情況來看,多數都是營業部席位在參與,基本未見機構身影。

  6月12日至6月14日期間,國信證券上海北京東路證券營業部買入最多,買入金額達到134.60萬元,華安證券上海魯班路證券營業部賣出金額最多,賣出達110.85萬元。


  而在6月17日至6月18日之間,平安證券北京東花市證券營業部買入最多,達到82.63萬元,中國銀河證券紹興柯橋鑒湖路證券營業部賣出最多,為35.68萬元。


  總體來看,在未開板的時段,退市海潤的買賣雙方席位分布較散。粗略判斷,期間機構投資者應該并未參與,不少之前踩雷的投資者都處于逃命狀態,但也有投資者出于博傻或“集郵”的心態在買入,之前每天的成交明細顯示,不乏1手、2手等散單成交。

  2、誰導演了海潤開板?大單撬板+集郵式買單
  在今天的盤面上,情況發生了明顯的變化。集合競價階段,成交就達到113.2萬手。正式開盤后,也屢屢見到搶板的資金殺入。分時數據顯示,9:30分,多筆數十萬手的買單涌入,成功撬開跌停板。


  在隨后的交易時段,除了不時可見的大筆買單外,還能看到1手、6手等集郵式買單。


  而散戶對低價股,似乎也一直情有獨鐘。以退市海潤為例,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其股東戶數仍超過24萬戶。

  除了退市海潤外,截至發稿,其他兩只退市股眾和退華澤退仍在延續連續跌停之旅。



  3、幾家退市公司均已虧成了負資產
  從上述3家退市公司的基本面來看,用“爛攤子”來形容并不為過。3家公司在經過連續虧損后,凈資產均已虧成了負值。

  在信息披露上也是問題多多:退市海潤眾和退雖披露了2018年報和2019年一季報,但兩家公司的2018年報均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意見;華澤退則時至今日仍未披露2018年報和2019年一季報,早已超過法定期限。


  此外,退市海潤還存在巨額逾期債務。截至2019年6月5日,退市海潤累計逾期債務金額為人民幣29.82億元,其中累計銀行貸款等債務9980.61萬元,信托保理、融資租賃等其他金融機構的債務為28.82億元,已有部分金融機構對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提起訴訟及采取保全措施。此外,退市海潤還涉及多起訴訟(仲裁),相關案件的訴訟(仲裁)金額累計也在數億元。

  華澤退則存在大股東關聯方違規巨額占資的問題。因關聯方非經營性占用資金問題,公司沒有正常的現金流維持正常運轉,已經發生嚴重的現金支付困難,造成拖欠員工工資和財務支付困難,欠繳巨額國家稅金等問題。公司長期大面積欠薪、欠繳基本社會保險金導致員工流失嚴重,職能部門配備員工嚴重不足,運轉困難。

  眾和退則因2016年至2017年,公司有10項已達披露標準的重大訴訟或仲裁未及時披露,近日收到福建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。

  04曾經的退市股今安在?
  根據相關規定,從A股市場退市的股票,需要在規定時間內進入股轉系統進行掛牌轉讓。由于股轉系統流動性相對缺乏,退到股轉后的相關公司多數交投不活躍,缺乏對手盤,很多公司股價在進入股轉后進一步走低。

  而除了長油航運外,尚無其他任何一家退市公司能在A股重新上市。

  在去年退市的公司中,烯碳新材2018年7月18日從A股退市。2018 年 10 月 31 日,公司股份在股轉系統開始轉讓,股票簡稱為“烯碳 3”。公司披露的2018年報顯示,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4.56億元,同比下降40%,歸母凈虧損為2.27億元,即便如此,該份財報還是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。烯碳3在掛牌后股價持續走低,目前股價僅為0.46元。


  吉恩鎳業和昆明機床均于2018年7月13日從A股市場退市。

  兩家公司均于2018 年 9 月 12 日開始在股轉系統轉讓,吉恩鎳業股票簡稱為“吉恩3”,昆明機床股票簡稱為“昆機3”。

  吉恩鎳業退入股轉系統后,2018年11月26日,吉林中院裁定受理公司重整一案,并指定管理人開展各項工作。2019年4月26日,吉恩鎳業第二次債權人會議召開,對《吉林吉恩鎳業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計劃(草案)》進行表決,其中有財產擔保債權組、職工債權組、稅款債權組均已表決通過。普通債權組因占表決權額31.06%的4家金融債權人未完成內部審批程序,提交延期投票申請,暫未通過。吉恩3在股轉掛牌后股價也持續走低,一度跌破1元,但其后有所回升。


  昆明機床退入股轉系統后,公司經營繼續低迷。公司披露的2018年報繼續出現虧損,虧損額達到2.51億元,今年一季度虧損3992.06萬元。不過,昆機3掛牌后股價經歷前低后高的過程,目前股價仍有1.62元,較掛牌時股價有所上漲。


  此外,還有從A股退市后,遲遲未能在股轉系統掛牌的退市公司。

  如中弘股份于2018年12月28日從A股摘牌,成為首個因連續跌破面值而被強制退市的股票,退市時股價定格在0.22元,不過,其在股轉系統正式掛牌轉讓的時間卻一再延期。中弘股份原計劃2019 年 3 月 11 日在股轉系統掛牌轉讓,但公司表示,因存在導致公司的股份初始登記工作未能如期辦理的事項,將掛牌轉讓時間延期至 2019 年 4 月 11 日。但到了4 月 11 日,公司又稱相關準備工作仍未完成,故將再次延遲掛牌時間,至今仍未完成在股轉的掛牌。此外,中弘股份還延期披露其2018年報和2019年一季報。(證券時報 胡華雄)
[第01頁] [第02頁] >>下一頁
  中財網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港澳特码报